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重阳游金岭洞
作者: 章亚光 文章来源:研究室 点击数: 395 更新时间:2017-11-9 9:17:07

          今年1028日是农历“九·九”重阳节。每年重阳节,原工作单位——绩溪县人民法院都要组织退休人员一次活动,表达对老同志的关心。以往是去外地旅游,往返两天,我外出不方便,一般不参加,连上海“世博会”都没有去。近年有了“八项规定”,外地旅游取消了,端午2盒绿豆糕、中秋2盒月饼也没有了,给人有矫枉过正的感觉。2盒绿豆糕和2盒月饼,不值几个钱,我们在乎的不是这几个钱,而是组织上对老同志的记挂。后改在县内或邻县活动,一日往返,我能参加。25日,单位承办老干部工作的小俞同志先发来短信,后又打来电话,称单位决定组织退休人员于28日去浩寨金岭洞,问我能参加吗?电话是老伴接听的,我立即用短信回复:考虑一下,明天答复。次日,我考虑再三,自觉近来精神尚好,回小俞短信:我参加,并请她告诉集中地点和时间。小俞又来短信告知:28日上午8:30在法院集中上车,自带饮水。金岭洞开工之初,我到过,当时掘进不深,光线能照到,我也进去走走;洞外有许多人在作业。这次游金岭洞,正值金秋。全院现有退休人员21人,参加活动的有15人。领队是院纪检组胡组长和小周会计。


金岭洞,是在金岭山峰中间偏下开掘的隧道,主要是引用金岭水库的水,灌溉岭下万亩农田,免遭干旱灾害;又方便原模范行政村诸自然村村民,往来浩寨不再翻越十里金岭山道。工程于1966年开工建设,后受文革影响而暂停,1971年复工,1984年底建成,洞长1104米。金岭属大会山山脉。大会山山脉,出自黄山若岭,从西入境,东北走向,绵亘于绩溪与旌德两县交界地带,主要由大会山、黄高峰、金岭等17个山峰构成。主峰大会山在我县境内,海拔1259米。明弘治《徽州府志》载:“高三百丈,广博二十里,上多云雾。”东、南、北三向,山势挺拔,磅礴峥嵘,四周众峰环峙,宛若大山聚会,故名。清乾隆《绩溪县志》载:“登绝顶可望太平、宣、池。”山上原有石屋、碑,镌“大会天峰”四字,今无存。顶坡“大会山”字碑今仍在。传李白、乾隆皇帝曾游此山。昆溪山出其南,下有黄会瀑。南麓会川村。黄高峰,在大会山主峰北4公里与旌德交界处,海拔1149米。南有陡崖二,高百余米,名船形山。中有溶洞,深30米,称风、火、水洞。下有龙潭瀑。金岭,古名芦山。海拔788米,芦水出其南,顶有金鸡石,作啼状,幽岩邃谷胜踞一方。……(参阅1998年版《绩溪县志》,黄山书社,第7475页;《绩溪县地名录》,1988年版,第43页)

28日上午8:30,单位从县委会借来的中巴车准时出发,前往浩寨金岭洞。车子沿S215省道前进。绩溪有两条省道,一是S217,在岭南,原称芜(湖)屯(溪)路;二是S215,走向岭北,原称南(陵)雄(路)路。今又有高速公路,再加上普铁、高铁,人们因公、因私出行,便捷多了。昔日的S215省道,翻山越岭,特别是鸡公关,岭高路陡,曲曲弯弯,险情多,事故多,几乎年年要死人。近年通过改造,沿途经过煤炭山、鸡公关、到溪、岭北等4条隧道,路线平坦得多,不仅车速加快,更重要的是事故大大减少。这就是民生工程!

汽车到浩寨村头向左转,开始上金岭,进入乡村道路,路面狭窄,但也是水泥路,路旁有很多“大会山红色之旅”的指示牌。金岭洞原属浩寨乡(公社),后浩寨乡併入长安镇(原镇头乡。长安是个古代地名,现镇政府所在地仍称镇头村)。车子停在梧川村委会门前广场,大家下来休息。我在广场四周转转,见广场南向场壁有“大会山红色之旅”七个斗大的红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东边有个房子,门楣书有“革命纪念堂”5个黑字,我进去看看,内部尚未竣工,空空如也。向西上几档阶级,又有一个较大的广场,南边是个戏台,西边墙壁是“大会山红色之旅”的宣传文字、老照片、浮雕和图示。文字主要部分是介绍在绩旌边境即大会山打游击的主要领导人胡明同志。老照片一幅是胡明年轻时的头像;一幅是胡明和夫人洪琪,以及游击队领导同志唐辉等人,当年在大会山驻地的合影。洪琪同志也是游击队的头儿。浮雕两幅,用的是青石,不很清晰,一幅类似北京天安门纪念碑的战士群像,一幅可能是游击队的几位领导同志。对胡明同志的介绍,我看过后觉得不很确切,也不全面。特别要指出的是,对一些游击队领导人的化名,称为“绰号”,这是很不严肃的。何谓“绰号”?它含有戏弄的成分,多指人的外形,或言行举止的特征,被他人叫出名的,如秃子、瘸子、矮子、赌鬼、酒鬼、伞柄等等。化名,一般是工作上需要保密,也含有保护人身安全的作用。不论敌我,莫不如此。“绰号”与“化名”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还有一种情况,是父母图个吉利,希望子女顺利成长,给小孩取个乳名,如小猫、小狗、讨饭子、丫头、丑女等等,一直叫着,孩子长大也改不过来了。这也不是绰号。

在大会山周边打游击期间的领导同志,胡明化名老杨,洪琪化名老孟,唐辉化名老郭,王必达化名老马,汪树之化名老任,王成信化名老猴,王必英化名老周,舒梦熊化名老袁,许家璜化名老林,戴吉祥化名老纪等等。汪树之曾奉唐辉指派,深入柳村秘密发展党员胡学文,此人是个矮子,绩溪人称矮子为“矮八”,人们都叫他“矮八灶”,这才是绰号。(参阅《徽山峰火》,中共绩溪县委党史办编,安徽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1版)

胡明同志生于缅甸,是归国华侨。我上网以“纺织工业部原副部长胡明同志简历”为题,再“百度一下”,获得胡明同志的简历如下:

1935年底在养成所因从事抗日救亡活动,被国民党当局以“左倾分子”罪名勒令离开江西。1936年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以上海美亚织绸公司职员的身份为掩护从事革命活动。19373月进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同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8月调入中央党校学习。1938年元月调江西南昌,任新四军政治部战地服务团民运科长。同年4月随新四军部队进驻皖南,历任南陵县南三区工委副主任、主任,中共繁昌县委书记兼新四军第三支队民运科长,中共皖南特委宣传部长,中共旌德县委书记,中共泾旌太中心县委书记兼旌德县委书记。皖南事变后,组织干部群众寻找在事变中突围和失散的新四军将士。随后组建泾旌太中心县委游击队(又称黄山游击队),坚持皖南敌后游击战争,创建了旌太边和旌绩(旌德、绩溪)边区等游击根据地,多次粉碎国民党顽军的“清剿”,至1944年春开辟了泾旌太边、黄山周围地区等5块游击根据地。抗日战争胜利后,率皖南游击队继续留在皖南坚持斗争,历任皖南地委书记,苏皖边军政委员会主席兼苏皖支队政委,中国人民解放军苏浙皖赣边区司令部政委,19494月底解放皖南,迎接人民解放军主力南下。随后,任中共皖南区党委副书记兼皖南军区副政委。新中国成立后,于1952年调任华东纺织工业管理局局长兼党委书记,同年底调往北京,任国家计委轻工业局局长,国家食品工业部副部长兼党组书记(笔者注:部长是李浊尘,民主人士),1958年任中共旅大市委代理第一书记,1973年任中共抚顺市委第一书记。1978年重返北京,任国家纺织工业部常务副部长兼党组副书记,1982年任国家纺织工业部顾问,国务院上海经济区规划办副主任,是中共八大、十二大代表,第二、三、五、六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1986年离休,20017月在北京病逝。

胡明同志的上列简历,是可信的。他和夫人洪琪先后逝世,他们的子女遵循父母生前遗嘱,于2001813日来到黄山光明顶,将父母的骨灰撒向山谷,“叶落归根”在他们战斗过的徽州大地。胡明同志在皖南领导了九年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他和洪琪及其他领导同志一起,冒着生命危险,共同战斗,皖南地区的武装力量、革命根据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形成了“苏浙皖赣边区”。胡明同志历任皖南地委书记,中国人民解放军苏浙皖赣边区政委,是这一块革命根据地的主要负责人,他为革命事业立下了重大功勋。胡明夫妇受到大会山老区人民的深深爱戴!1988年,我曾为“徽州要复名”,“绩溪要回徽”一事,致信胡明和洪琪,他们很快给我回信。回信是胡明同志执笔的。

前已述及,大会山山脉跨越绩溪、旌德两县,地处偏僻,山势险峻,村庄稀少,民风淳朴,是适合开辟革命根据地的理想之地。当年,胡明等共产党人奉命来到大会山开展革命活动,大会山是绩旌两县重要的红色根据地。

10时左右,车子从梧川村委会继续上岭,中途还看到右边山上有个新建的“财神殿”,里面供了个财神菩萨,好像有人敬过香。到达金岭洞,车子停在洞前广场,大家下车后先在洞口右边、书有“大会山红色之旅”7个红色大字之下排好,小周姑娘为我们照相(中间戴红色旅游帽的是笔者),随之自由活动。


金岭洞洞口,上有“金岭洞”3字。洞口略有光线,但进洞稍深一点,一团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尤其是洞壁两边的石块没有很好修整,犬牙交错,碰到必伤。能不能走进去?敢不敢走进去?我和吴观志、胡年生等几个年纪大一点的老同志,抱着“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决心,在胡组长和小周带领下,勇往直前。他们二人有智能手机,可以照明,胡组长还拽着我一只手,防止我滑倒。洞长1000多米,路面不很平整,尤其是上面多处渗水,下面就有积水,真是高一脚低一脚,我们一股作气,总算走到了那一头。在那边洞口,我们看到了金岭水库流来的水,进入金岭洞路面之下的水圳。那边也在建设,据说是建个“农家乐”,墙体建好了,屋顶盖了茅草,等待装修,迎接游客。小汽车可以从洞中行驶,洞外有公路,我们在洞中行走时,就有一辆小车通过,一直向前开。俗话说,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我们真想再沿公路朝前走走,看看前面的景致,但感到累了,走不动了,只好坐到路旁休息。这时,在那里做工的一位农民兄弟,开三轮车要回到洞这边,他叫我们坐上去,还让我坐在他的旁边,省力多了。尽管在洞中走了一遭,未出事故,事后想想,又有点后悔,像我们这把年纪的人,没有必要逞能,“不到长城非好汉”那是青年人的追求。

东边洞口,搞了建设。洞口两边,人工叠砌了巨石,因为不规则,反而显得有点艺术性,蛮好看的。巨石遮盖了山体,喷了深黄色油漆,除了上面提到的“大会山红色之旅”,还有“别有洞天”4个红色大字。前面的广场,可停10来辆汽车。盖了宾馆,有两幢房子,一幢是两层砖木结构,门楣上有“洪家庄”3个砖雕篆字,墙壁上插有4面写有“洪家庄”的三角旗。右侧有超市,门口墙上挂有箬笠、蓑衣、草鞋。另一幢绝大部分是木质结构,有三层,南向木柱上插有4面长条形旗帜,也书了“洪家庄”。这些旗帜,随风飘动,好似武松上景阳冈打虎,冈下酒店的幌子,“不喝三碗不过冈”。这幢三层楼的屋顶是盖瓦的,楼梯是钢混结构,还铺了大理石,考究得很。1F多功能厅,﹣1F宾馆,﹣2F餐厅。我也下去看看,西侧建有垂钓中心,备有鱼杆,供游人钓鱼。木质结构房子的东边,又有两幢休息室,全是木料建的,盖了茅草,游客可在此打朴克,打麻将,下棋,也可谈天说鱉,休闲消遣。宾馆有标准房25间,可供150人就餐。此处建设,是绩溪县大会山旅游开发公司开发,集农业观光、农事体验、文化休闲旅游、度假住宿、餐饮为一体的农村旅游开发公司,已投资200余万元。公司以“公司+合作社+农户+基地”的产业模式,带动822农户发展蔬菜种植和特色养殖。我注意到,洞口北侧有棵枫树,树干直径约有1米,说明树龄很长了,约3 米处的树干早年锯掉了,周围抽出新枝,长势茂盛,树叶已呈红色,煞是好看。我又站到东边俯瞰,远处山峦起伏、梯田层层、农舍点点,身在高处,尽收眼底。长安镇是贡菊生产基地,《安徽新闻联播》102619:28最后一条新闻是:《绩溪:万亩高山贡菊喜获丰收》,画面美丽壮观,采摘贡菊的妇女,穿红穿绿,穿梭其中。高山村属长安镇,那里种植贡菊历史悠久,我在职时多次去过。汽车进入长安镇境内,满山遍野都是贡菊,菊花绽放,香气扑鼻。我今天站在此处,同样能看到白菊、黄菊,或成片,或零星,点缀其间。

金岭水库的水,就是从金岭洞下的水圳从我站的地方流出,经蓄水池流向山下,灌溉浩寨周边万亩农田。这是当年县里抓的重点水利工程。这也是民生工程!

至于“大会山红色之旅”,还处在开发初期,有待县、镇两级政府扶持。金岭洞的西边,是原来的模范村。之所以称为模范村,就是这个村所辖的戴川(原名戴家坦)、社屋坑、百川(原名百坑)、门坑、枫树坞等自然村,解放前是胡明等同志开辟革命根据地最初落脚的地方,堪称我县人民开展革命斗争的模范,故解放后有了这个村名。(参阅《绩溪县地名录》第44页)2009年,併入梧川村委会。由于我没有去过原模范村,不知那里是否已经开发。应该说,有许多地方是可以开发的,胡明他们当年来到大会山,先是住山洞,盖山棚;随即秘密发展党员,1940年间成立了戴家坦、百坑、水山下、枫树坞、会川(黄会山)等党支部。这些党支部属胡明为书记的中共旌德县委领导,后因“皖南事变”遭到破坏,虽然存续时间不长,但毕竟是一段历史。194110月,唐辉奉命组建中共旌(德)绩(溪)县委,初驻船形山,后移上横路。同时,又组建旌绩县委游击队。后,县委和游击队的名称有多次变动,但大会山始终是革命根据地,解放前夕先后组建的中共旌绩县委第一分工委、中共歙绩旌县委第二区委,驻地也在百坑。(参阅《中国共产党安徽省绩溪县组织史资料》,县委党史办等编,安徽人民出版社199312月出版,内部发行)

开发大会山红色旅游,内容丰富,有许多文章可做,前景很好。目前急需解决的是,金岭洞要尽快进行改造,像S215省道的鸡公关隧道一样,四面平整,安装电灯,既是从安全考虑,也是让游客放心体验,这是旅游景点的必备条件。红色旅游属文化景观,大会山、金岭洞属自然景观,同时开发,相辅相成,形成规模,形成档次,为我县建成旅游强县,为增加当地人民收入,县、镇、村三级应当共同商讨,共同努力。

我们就在宾馆的多功能厅吃了中餐,然后原路回来。路过孔灵,又参观了浧波大院。回到法院已是下午4时许,胡组长还留我们吃晚餐,我身感疲劳,故乘公交车“打道回府”了。

绩溪县原属歙县华阳镇。公元766年析歙县华阳镇置绩溪县,距今有1251年了。古华阳有十景之称,“大会晴峰”是十景之一,民国811年绩溪知事、江苏人张承鋆赋诗:

万山齐会众峰高,

黄岳西连望眼豪。

多谢青山劳别送,

醉吟俚句乐陶陶。(载1998年《绩溪县志》第10004页)

张承鋆知事的诗,是首绝句,讲平仄,押《平水韵》的豪部韵。笔者不懂平仄,古诗不行。今游玩一天,虽觉疲劳,但心情舒畅,试作白话诗一首,押《平水韵》的尤部韵:

  重阳游金岭洞

年年重阳,

今又重阳。

天高气爽,

好一个十月金秋!

沿途秋桂飘香,

长安贡菊——

百里田畴。

金岭洞前,

微风悠悠。

高处俯瞰,

山间景色尽收。

游玩一天——

心情舒畅,

好一个乐滋滋的老叟!


2017114日晚上初稿,8日早晨修改

附记:文中引用的志书,有少许差错。如《绩溪县地名录》,最后是《清代华阳十景》,并附有10张插图,“大会清峰”就不在清代华阳境内;第43页金岭洞开工时间错为1971年。又,1998年版《绩溪县志》第1000页载张承鋆的诗,其职务称“知县”;第584页却是“知事”,且前后皆称知事。知事与知县虽然都是县长,但表述前后应该一致。

Copyright © 2015-2016 绩溪县法院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安徽省绩溪县政务新区锦屏路与会山路交叉口 邮编:245300
电话:0563—8152636 E-mail:jixifayuanyjs@126.com
皖ICP备3418000034号-2 技术支持:绩溪亿家网络

绩溪龙川农家乐